江苏省文明办与南通大学合作共建 江苏高校人文社会科学校外研究基地
他山之石
当前位置: 首页> 他山之石
凝练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六大原则
发布日期: 2012-03-07 阅读人数: {浏览次数}

凝练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六大原则

【光明日报】2012-02-20 17:20:19作者:虞崇胜


近日,光明日报连续刊发包心鉴、杨永志、王虎学等学者的文章,围绕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凝练这一主题进行交锋式探讨,引发学界高度关注。笔者认为,根据价值观形成的自生自发性和主观提炼性的双重特点,凝练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必须严格遵循价值观形成的一般规律,坚持以下六条基本原则。

  一是必须符合人类共同价值的要求。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并非人类价值观的异类,不是脱离人类共同价值观而存在的;相反,它是内含并反映人类共同价值观要求的,是人类共同价值观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从发展的角度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只有充分内含人类共同价值观的内容,才不至于与人类共同价值观发生冲突,成为一种狭隘的价值观。同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必须能够为人类共同价值观注入新的内容,推进人类共同价值观的发展。因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作为一种新型的价值观,如果不能给人类共同价值观注入新的内容,它就是一种没有生命力的价值观。

  二是必须反映社会主义本质的要求。社会主义本质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基本内核,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就是社会主义本质的价值体现。在一定意义上讲,社会主义本质是社会主义的DNA,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只有充分内含社会主义的DNA,才可称之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因此,在凝练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时候,我们首先必须搞清楚什么是社会主义本质,因为这是凝练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最根本的问题,也是区别其他任何价值观最根本的问题。今天,我们在凝练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时候,必须通过精深的理论概括和实践总结,将社会主义本质的内核充分地揭示出来,最终为凝练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提供理论指导和价值准则。

  三是必须继承中国传统价值的精华。如前所述,任何价值观的形成都有特定的社会场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中国传统价值观的继承和发展。中华民族是一个具有明确理想和价值追求的民族,我们的祖先曾经创造了灿烂的民族文化,并且总结出具有浓厚东方色彩的传统价值观,成为引导中华民族走向繁荣昌盛的精神支柱。因此,我们在凝练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时,不能割断历史,必须从传统价值观中吸取营养。同时,我们也必须清醒地认识到,传统价值观毕竟是传统社会的产物,传统价值观所内蕴的价值原则和价值规范带有传统社会不可克服的历史局限。因此,传统价值观不能照搬到现实的中国社会中来,必须结合现实中国的实际进行创造性的转换,以获得新生。

  四是必须适应中国现实发展的要求。我们今天提出凝练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任务,并不是为了发思古之幽情、启灵魂深处之革命,说到底是中国现实发展的迫切需要。那么,中国现实发展究竟需要什么样的价值观呢?现实中国来源于传统中国,但又不同于传统中国;现实中国已经融入全球化的洪流,但又不同于现代西方社会。同时,现实中国又是一个新旧杂陈、变化频繁的转型社会。如此多样性、变异性的时代,既为凝练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提供了丰富的时代素材,同时也提出了严峻挑战。

  五是必须适应社会主义未来发展要求。社会主义社会是发展的社会,是与时俱进的社会。凝练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必须具有前瞻性,以便适应社会主义和人类未来发展的要求。为此,我们要用发展的眼光和发展的理念来凝练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一方面,凝练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要有高远的视野,要凝练出真正有长远指导意义的价值观;另一方面,凝练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要力求把握社会主义和人类社会未来发展的趋势和规律,惟有如此,才能凝练出适应社会主义和人类未来发展要求的价值观。

  六是必须具有群众喜闻乐见的表达形式。价值观是用来引导人们思想和行为的,因此能否用群众喜闻乐见的表达形式概括和呈现出来,成为凝练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可回避的问题。中国传统社会在相当长的时期内之所以能够形成凝聚力很强的社会,除了传统的经济、政治、文化结构的聚合力外,就是经过历代政治家和思想家的精心凝练,形成了人们喜闻乐见、耳熟能详的“仁、义、礼、智、信”价值观概括。当下,我们要凝练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也必须经过精心的思想概括和语言提炼,坚决杜绝生僻拗口、复杂繁琐的表述,从而使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成为人们喜闻乐见、耳熟能详、便于识记的新话语。

  总之,凝练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决非易事。这不仅因为价值观形成的特殊性和复杂性,而且更在于这是事关中国、社会主义和人类社会长远发展的大事。因此,凝练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需要谨慎从事、从容进行。但是,任何价值观都是先哲们结合社会发展实际精心凝练而成的。因此,我们要保持积极有为的态度,集合相关研究力量,紧密联系社会主义实践,根据上述基本原则的要求,大胆进行理论创新和话语凝练,并且在实践中不断修正和完善。可以预计,只要我们坚持不懈,经过若干年的艰苦探索和积极实践,一种既是中国的、也是人类的,既是有历史底蕴的、又是反映现实需要的,既是适应社会主义长远发展的、又是适应全人类长远发展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一定可以凝练出来。

  (作者系武汉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原载2月18日《光明日报》1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