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文明办与南通大学合作共建 江苏高校人文社会科学校外研究基地
先进典型
当前位置: 首页> 先进典型
方永刚
发布日期: 2011-11-07 阅读人数: {浏览次数}

人物小传

方永刚,中共党员,1963年4月出生,辽宁省朝阳市人,1985年7月从复旦大学历史系毕业入伍,国防大学军事学博士,海军大连舰艇学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教研室教授、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理论学科带头人、硕士生导师,兼任辽宁省国防教育讲师团成员、大连市讲师团成员。20多年来,他在完成政治理论教学任务的同时,先后出版《党的创新理论专题研究》等16部专著,完成10多项政治理论研究课题,撰写和发表论文100多篇,荣获“全军院校育才银奖”、首届“全军政治理论研究优秀成果一等奖”,多次被学院评为优秀教员、青年教员成才标兵,累计为部队和地方作报告1000余场。

“我和秋天有约,枫叶红了的时候,我要和全国人民一起迎接党的十七大……”2007年1月,海军大连舰艇学院政治理论教授方永刚,在解放军总医院病榻上许下心愿。

金秋时节,枫叶红了,十七大代表方永刚的这个约定实现了。10月16日下午,一身戎装的方永刚来到解放军代表团驻地,参加他所在的小组讨论。

“改革开放已经29年了,我研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也有20多年了。在当代中国,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就是真正坚持社会主义;在当代中国,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就是真正坚持马克思主义。这是历史的必然,这是人民的选择……”

没有科学信仰的人是不幸的人,我的信仰就是马克思主义”

方永刚是党的创新理论的坚定信仰者,更是一个倾注满腔真情的传播者。

年均完成教学任务200%,为官兵和干部群众作报告1000多场,撰写论文100多篇……10多年来,方永刚就是以这样的节奏,为他的学生、听众和读者解答着同一个问题:发展变革中的中国,路在何方?

路,在党的创新理论里,在人民群众的伟大实践中。这是方永刚认准的答案。

“没有科学信仰的人是不幸的人,我的信仰就是马克思主义。”方永刚说,“我们做马克思主义理论教员的,自己都不坚信真理的话,怎么让别人相信呢?自己都不感动的话,又怎么去感动别人?”

科学信仰之于共产党员,如同人生的长明灯;科学信仰之于教师,乃师之大德;科学信仰之于任何需要信仰的人,则是一种可以传递、可以倍增、可以扎根的力量。

2001年暑假,方永刚应邀到大连市小龙街为退休老干部和群众讲解“三个代表”重要思想。

一位老干部提问:你讲的这些,还是不是我们原来理解的社会主义?

“党的创新理论之所以科学,不仅在于它的本质是一脉相承的,更在于它的内容始终是随着时代发展而创新的。”方永刚回答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一部大文章,几代共产党人都在这部巨作中写出了自己的段落,并付出了巨大的牺牲……”

当他讲到毛泽东一家为中国革命牺牲了5位亲人,又把长子岸英送上朝鲜战场,邓小平一生“三落三起”,还始终为中国人民能过上好日子殚精竭虑时,那位老干部竟失声痛哭起来。

等大家情绪恢复过来,方永刚接着说:“老同志出生入死打江山,他们最关心的,莫过于子孙后代能不能保持党的先进性。今天我们党把‘三个代表’写在旗帜上,就是要确保老一代开创的事业千秋万代传递下去!”

…… 

从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到科学发展观,方永刚以一个理论战士特有的敏锐,密切关注着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每一个最新成果。他对学生说,只要立志成为党的理论工作者,关注前沿就不再是个人意愿,而是时代赋予的责任。

方永刚的事业道路并非一帆风顺。

1995年,方永刚的母亲去世,父亲重病缠身,6个兄弟姐妹都陷入了经济困难之中。

方永刚恨自己不能给这个养育了他的贫寒之家更多回报,无奈之下,向学院院长提出转业申请。

院长4次与深为器重的方永刚促膝相谈。没有许诺,没有更多的美言巧辞,只是反复摆明一个理由:军队建设不能没有优秀的理论人才。

这是方永刚无法拒绝的理由!

“我还要我的那张办公桌。”方永刚留了下来,当年就获得教学奖和科研奖,他所在的教研室也获得先进教研室的称号。“转业风波”让方永刚更加读懂了自己:他离不开部队,离不开这份登高望远的事业!

信仰和信任,使他更加坚定了一生无悔的选择。

永远保持理论工作者的冲锋姿态,让有限的生命为太阳底下最壮丽的事业而燃烧”

方永刚传播党的创新理论,是一部活生生的“激情燃烧的岁月”。

方永刚深深地爱着三尺讲台。他说,每个人来到世界上都有推脱不掉的使命,我的使命,就是为我的学生和听众讲好每一堂课。他是学院政治系教授和硕士生导师,还是辽宁省国防教育讲师团成员、沈阳军区联勤部客座教授、大连市讲师团成员……讲学任务繁重,但他乐此不疲。

每次讲课之前,方永刚先提3个要求:准备一杯白开水——润嗓,一条干毛巾——擦汗,告诉他听众的年龄、文化、职业构成——好思考使用什么样的语言。

2002年年初,方永刚应邀到沈阳军区联勤部驻齐齐哈尔某部作报告。从下午一直讲到晚饭时间,官兵们还是没听够。在大家的请求下,吃完饭后,方永刚又接着讲了两个小时。

方永刚讲台上激情四射,即使躺在病床上,人们依然能感受到他如火的激情。

1997年5月,方永刚在送孩子上学的路上遭遇严重车祸——只差一叶韭菜的宽度,他脑后的主神经就彻底断裂。

整整108天,脑袋上钻了两个洞、头部被牵引固定的方永刚命悬一线。他只能一动不动地躺着,眼睛直直地盯着上方那块天花板,记忆却幸运地没有丧失。

病房成了方永刚的讲堂。与他同室的病友们,被方永刚谈论的内容深深吸引,有的甚至想推迟出院。

“近代亚太战略格局的演变催生了中国海军,中国海军的兴衰又深刻影响着亚太战略格局……”住院3个多月,方永刚拿出了30万字的《亚太战略格局与中国海军》书稿。

人们喜欢方永刚讲课的那股“劲”。

每次讲课,不到两分钟,方永刚就能融入情景,甚至连话筒是否打开都注意不到。

10多年传播真理,方永刚渐渐闻名。从学院研究生队到附近社区,都有自称“刚丝”的方永刚的喜爱者。在大连市,他的课已经排到了2007年年底。中山街道、人民路、桂林路的居民一听说有课就问:“是不是海军那个戴大盖帽的教授?”

熟悉方永刚的人都知道,一堂课下来,他常常汗湿衣衫。有一年夏天在旅顺讲完课后,连裤子都湿透了,不好意思站起来。后来,他只要出去讲课,必须带上备换衣服。

在妻子回天燕眼里,工作状态中的丈夫有点“痴”。一写起文章来,念念有词,旁若无人。方永刚说,一个问题要是整不明白,吃饭没味,走道没劲。半夜一两点以后睡觉是常有的事,时间长了,键盘敲击的声音成了妻子的催眠曲。每次发表了新的文章,方永刚会像个孩子一样一路蹦着、吹着口哨回家,然后喝杯酒庆祝一番。

在同事们眼里,常言“问题研究不透不算爷儿们”的方永刚有点“狂”。自从20世纪80年代末参与编写了系统研究邓小平理论的书后,他喜欢上了大问题、硬课题。2006年暑假,方永刚和教研室主任徐明善合写了《党的创新理论专题研究》,成为全军较早的关于科学发展观的教材。就在方永刚生病入院之前,他们又申报了一个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创新研究的重大课题。

常有人问,你的激情从哪里来?

方永刚说,激情来自热爱。他对事业不仅“知之”,而且“好之、乐之”,他就像一把火,燃烧起来就无法熄灭。

人的生命是有限的,我研究传播党的创新理论没有限期!”

方永刚说,科学理论是从千千万万人民群众的实践中提炼、抽象出来的,理论工作者的责任决不仅仅是“坐而论道”,而是在理论和实践之间架起一座桥梁,使党的创新理论成果为群众所掌握,从而转化为巨大的物质力量。为此,他不惜用生命践行使命。

工人、农民、干部、学生、军人、退休老人……面对课堂上这些来自社会各阶层的、最基层的听众,方永刚感受着人民群众对党的理论的渴求,感受着当代理论工作者的责任。

10多年来,不管课程安排多紧,只要有单位邀请,无论路程多远,无论条件多艰苦,无论听众多少,他有请必到,从不敷衍。 

2006年春季开始,回天燕发现丈夫明显消瘦,每次讲课回来都显得特别疲惫。

好几次肚子疼,方永刚以为是肠胃炎,自己找了点药吃。徐明善劝他去医院好好查查,但他总是抽不出时间……

这的确是异常忙碌的一年:除了例行教学和校外报告,方永刚还承担了海军基层政工干部培训班的授课任务,暑假里又编写出了关于科学发展观的教材。

2006年10月,方永刚到北京参加在国防大学举办的全军首届军队政治理论骨干研修班期间,一边打点滴,一边写出了上万字的《论长征精神的时代价值》……

2006年11月17日,方永刚上了手术台。

病情比想象的更为严重。主刀的是从大连市请来的最好的外科医生。动了20多年手术,他头一次遇到这么严重的病例,“肠子烂了这么多洞,怎么还能坚持工作?”

手术后醒来,麻药劲还没有全过,方永刚开了个清单,让妻子回家找书,准备为研究生做论文开题辅导。人还在重症监护病房,方永刚就把他指导的3个研究生全叫来,见缝插针地上课。

2007年1月15日,第二次化疗后的方永刚如约登上讲台,给学生们讲“新世纪新阶段我军历史使命”。

7天后,病中的方永刚又去兑现另一个承诺,到大连市地税局作关于科学发展观的讲座。那堂课,擦汗的纸巾用去整整5包……

2月1日,方永刚住进301医院后,南楼临床部和消化内科的医护人员都有一个心愿:希望有机会当面聆听方教授讲课。可考虑到方教授的身体,他们一直不忍心开口。方永刚也有一个心愿:与精心救治他的医护人员交流学习创新理论体会。6月25日,胡锦涛总书记在中央党校重要讲话发表后,方永刚主动向临床部和消化内科提出了一起学习交流总书记讲话精神的心愿。

7月5日、6日,方永刚为301医院南楼临床部和消化内科医护人员讲课,从“四个坚定不移”到“四个一定要”,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到构建和谐社会,充满激情的宣讲多次被台下热烈的掌声所打断。在每次1个多小时的宣讲过程中,方永刚多次拿起毛巾,擦去额头上的汗水。

为了做好这次主题宣讲,方永刚强忍着病痛,查资料、做笔记,躺在病床上备课。为了使讲稿更加完善,他有时半夜坐起来修改讲稿。面对家人和医生的劝阻,方永刚总是乐观地说:“这点病痛算不了什么,能够重新站在宣传党的创新理论的讲台上,我感觉很幸福。”

“人的生命是有限的,我研究传播党的创新理论没有期限!”方永刚说,如果有一天生命之钟停摆了,我愿意把它定格在我的岗位上,让有限的生命为太阳底下最壮丽的事业而燃烧! (郭嘉 陈万军吴登峰)

 模范感言

这点病痛算不了什么,能够重新站在宣传党的创新理论的讲台上,我感觉很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