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文明办与南通大学合作共建 江苏高校人文社会科学校外研究基地
研究专题
当前位置: 首页> 研究专题
我中心两位研究员撰文谈精神文明建设“南通现象”
发布日期: 2012-08-17 阅读人数: {浏览次数}

近期,我中心研究员陈玉君、刘光顺应邀撰文谈精神文明建设“南通现象”,并发表于7月3日的《南通日报》。现将文章转载如下:


精神文明建设“南通现象”探源

013-07-03 17:26:00来源:南通文明办/江苏文明网

近日,南通86岁修车老人胡汉生的猝然离世,再一次引发人们的热议与关注。老人“修车攒钱,助人行善”14年,累计捐出善款10.6万元,捐资修建汉生路,不仅感动了江海大地,更是震撼了全中国,它再一次拨动人们的心弦,并再一次引发人们的深思:精神文明建设“南通现象”为何长盛不衰、久久为功?

  一、南通现象:凡人善举、层出不穷、汇聚力量

  在南通这座全国文明城市,胡汉生老人的善举并非个例。从上世纪九十年代起,南通市涌现出众多具有时代特征的先进道德典型,有捐资助学不留名的“莫文隋”群体、江海志愿者群体、温暖楼道的“钥匙奶奶”群体、南通医学院优秀青年知识分子群体、持续接力支教的海安教师群体、关注未成年人成长的“知心奶奶”群体,有如皋“爱心邮路”“无红包”医院,还有磨刀老人吴锦泉、修车老人胡汉生、捐出毕生积蓄的宋英、火海救人的周江疆、西部支教献身的赵小亭、勇救邻居的周福如、身患绝症不忘奉献社会的下岗女工田建凤……

  南通先进道德典型成为中央和省级新闻媒体关注的焦点,专家、领导和媒体们把南通出现的众多感人的先进事迹称之为精神文明建设“南通现象”,这在全国以一个中等城市名字来命名的精神文明“现象”并不多见。

  二、追根溯源:人文底蕴、教育传统、德育网络

  精神文明建设“南通现象”之所以长盛不衰,根源于南通崇文厚德的人文底蕴、根基深厚的教育传统和体系庞大的德育网络。

  1.崇文厚德的人文底蕴

  南通自古以来,各种移民在此繁衍生息,各种文化在此交流融合,造就南通人包容会通,不狭隘封闭的性格特征,他们能够从对家庭的关注中走出来,关爱邻人,关爱他人。

  2.根基深厚的教育传统

  南通自古以来重视教育。从宋太平兴国五年(980年)始建儒学作为官设州学,直到清末废科举,儒学传统从未中断。南通古代教育十分注重学问与人格并重,乡规民约都把道德风尚作为重要内容。张謇在南通大兴新式教育,开启中国近代教育之先河。他认为,文德双修是教育的宗旨。南通德育为先的教育是全方位的,分布在家庭教育、学校教育、社会教育等各个层面。南通的社会教育,无论是政治组织、经济组织、社会组织的职工教育,都把德育作为常备的重要内容。精神层面的东西似乎看不见、摸不着,但它对一个城市的文明建设起着决定性的推动作用,是一个地区最核心、最可持续的强大动力。

  3.体系庞大的德育网络

  南通不仅具有崇文厚德的人文底蕴、根基深厚的教育传统,更为重要的是,它还构建起一个庞大的德育网络;不仅有家庭教育、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它还充分挖掘南通历史文化中丰富的德育资源。一是为道德楷模树碑立祠。如范文正公祠(纪念构筑海堤的范仲淹)、胡安定先生祠(纪念宋代教育家胡瑗)、曹公祠(纪念抗倭英雄曹顶)、邱公祠(纪念抗倭英雄邱陞)、陈公祠(纪念一代名医陈实功)、特来克墓(纪念为南通保坍作出贡献的荷兰水利专家特来克)等。既很好地保护、修复先贤英烈的祠堂墓碑,还充分发挥先贤业绩的感召作用,使之成为德育基地;二是兴建了革命年代南通的英烈纪念馆和纪念碑,为后人瞻仰学习。如何坤墓(纪念红十四军军长何坤烈士)、联抗部队烈士墓(纪念联抗部队在抗日战争中为国捐躯的161名烈士)、沙淦烈士碑亭(纪念民国烈士沙淦)、白雅雨墓(纪念辛亥革命烈士白雅雨)等,发挥道德教育基地的作用,以文化的形式春风化雨般提升民众的思想观念、价值判断和道德情操,从而培养一种观念、塑造一种精神;三是及时发现并树立新时代的道德实践典型,开展宣传和学习活动。这些典型大都是平民百姓,以身边人身边事教育身边人,可敬可亲可学,具有强大的感召力和生命力。

  三、南通经验:政府主导、个体主动、交相辉映

  一座城市需要超拔而独特的精气神。“南通现象”的背后必然有规律,“南通经验”呼之欲出。

  1.政府主导:思想引领、典型引路、舆论引导、机制引入

  第一,思想引领,润物无声。注重思想引领,将道德典型推向社会,形成社会共同的价值指向。对小人物、普通人富有道德建设意味行为的关注,是南通精神文明建设确立典型的着眼点和归宿。

  第二,典型引路,激发共鸣。先进典型是加强公民道德建设的宝贵资源。南通一贯注重典型引路,建立了由党委牵头、媒体互动、整体推进的典型选树、宣传和推广机制,通过社会推荐、组织评议、媒体公示、激励表彰、宣传推广等一系列步骤,保证了典型选树的广泛性、群众性和权威性,激发民众对先进价值的肯定、认同和接受。

  第三,舆论引导,彰显效应。道德典型的先进事迹只有通过有组织的宣传倡导,才能成为民众效仿的群体行为。南通先进典型的选树、先进事迹的宣传等都离不开媒体舆论的正确引导。关注“凡人善举”,充分肯定小人物的道德热情,用群众身边的先进典型教育群众,是先进典型增强亲和力和感召力,进而由一种善举拓展为多种形式的道德精神,不断发挥示范带动作用的关键之处。

  第四,机制引入,激励扶持。推进公民道德建设工程,需要全社会成员的共同参与,更需要政府拿出切实的制度保障。南通在选树培育精神文明典型过程中,不仅注重在政治上维护他们的形象,在工作中努力为他们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而且在生活上切实为他们解决后顾之忧,坚持“义利结合、德得相通”的激励机制,使先进人物得到社会的尊重、支持和关爱,这也是“南通现象”的持久生命力所在。

  2.个体主动:自觉参与、认同内化、知行合一

  第一,自觉参与。南通重视公民道德建设,注重研究探索小人物善行的特点和规律,鼓励民众自觉参与,以民众广泛参与为主线,在民众参与的启动、方式、途径、保证等方面开展系列工作,使个人自觉参与的凡人善举构成精神文明建设“南通现象”的核心内容。

  第二,认同内化。道德教育的重点和难点在于知行统一,其实效性取决于外在教育和内在自我修养共同作用的结果。“南通现象”正是将外在教育与内在修为相结合,将感人的凡人善举内化为个体的道德认知,并构建出合乎人性生长的正义的“伦理环境”而得以形成。

  第三,知行合一。从道德认知到道德行为是一个由内到外、由知到行、由想到做的转化过程,只有在行为实践中才能将两者统一,而南通人民做到了。

  3.交相辉映:道德教育走向道德实践,道德实践提升道德教育

  伦理道德环境是影响个体道德品质的一切社会现实条件的总和,不仅包括个人生活的道德氛围,还包括一切影响人的思想、品质形成与变化的社会因素,即社会价值精神。凡人善举把为善行为融于日常工作、生活之中,扩大了为善的群众基础,映照出南通市道德实践对道德教育的有力提升。凡人善举真正成为社会精神生活的“主旋律”,成为社会发展进步的“生命线”。(南通大学陈玉君)


南通何以成为道德高地

2013-07-03 17:27:00来源:南通文明办/江苏文明网

如果说先进典型每个地方都有,为什么南通这个地方特别多?这些人是如何说服家人并持之以恒地无私奉献呢?要想解释这些问题,我想从以下几个方面对精神文明建设“南通经验”进行总结。

  一、汉风吴韵催开精神文明的不败之花

  南通之所以会不断出现那么多的精神文明先进典型,我觉得有以下一些要素在起作用:

  先进典型在奉献社会关爱他人的过程中,一方面从实际出发,另一方面又打破常规,追求多种路径来实现愿望。如胡汉生老人帮助别人,从自己熟悉的手艺——修理自行车开始,但为了更多地积攒捐助资金,他也收集摊位附近别人丢弃的瓶罐;南通市癌友康复协会会长宋海燕为帮助那些癌症患者,一方面通过自己的企业捐款捐物,另一方面利用各种机会呼吁寻求政府、社会的支持。

  做好事比较务实理性。他们往往是在工作之余,去关心爱护那些需要帮扶的弱势群体。如“爱心邮路”的黄成兵帮扶20多位孤寡老人,关爱麻风病人的王秀冲总是收取比较低的医药费。他们往往是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尽力助人,既不给自己施加太大的压力,也不给受助者加添太大的精神负担,使自己做起来容易,对方接受得坦然。

  南通的先进典型总是能够在小范围内首先取得认同,继而才坚持了下来。胡汉生老人通过修车攒钱然后捐钱助人,得到了妻子的支持,她有时还主动拿自己的钱为其凑够特定数目;吴锦泉老人与妻子相濡以沫,生活并不富裕,但每回妻子都是与其一起来到市红十字会捐款。

  二、淡泊名利孕育至真至善的情感追求

  道德宣教各地都在讲,为什么南通更有实效呢?其中一个重要的方面就在于很多地方只是将这种规范作为知识教给了人们,仅仅是外在的道德设定,不是人们自觉的内在要求,不是自律而是他律,践行这样的道德规范就很难持久,难免走向表面化和形式化,甚至造成一些伪善。像学雷锋日一窝蜂去敬老院,有的老人房间一天被几十人打扫。但在南通,人们做善事来自于个人的自觉自愿,并没有外界的强迫,更不是为了名和利,因而他们干起来才更持久、更真切、更纯粹。

  三、行善之艰难撼奉献社会的坚定决心

  人们的行善并不是在真空中的行善,常常会面临很多的困难,譬如自身能力的不足,社会的不理解甚至是冷语嘲讽,等等。因而我们认识到要行善,情感上也愿意行善,但往往实施起来却相当有难度。

  是“帮扶一个,现实社会就更加美好”的愿望,促使他们积极地知善行善。他们感觉到社会中很多的人只要帮扶一把,这些人的境况就有可能发生好的转变。赵小亭认为山里的孩子对外界了解不多,自己过去多把外面的知识传授给他们,就可能拓展他们的眼界,有可能走出大山,活出精彩人生。

  是受助者对帮助者的深厚感情或真挚的感激,激励着他们要坚持下去。宋英老人捐助那些家里有困难上不起学的小孩,他们会因宋奶奶的帮助而继续求学深造而心存感激。

  是追求道德理想、实现人生价值的想法,鞭策他们不断挑战自我勇往直前。我们看到胡汉生老人希望帮扶更多的人,只要有挣钱的机会,即使是节假日也不休息,只要有攒钱的可能,哪怕是收集废品也愿意尝试。

  四、政府引领构筑助人行善的道德高地

  这些年来,精神文明建设“南通现象”全国瞩目。那么各级政府在此过程中,又发挥了哪些作用呢?

  政府通过发展经济,促进了人们物质生活条件的改善,使人们自觉地希望在精神层面有所追求。

  政府根据时代的发展变化、人们精神需求的不同,适时推出不同的典型模范作为大家学习模仿的对象,由于抓住了人们内心所渴望所欣赏所祈求的,一经推出,就会与人们的内在愿景相契合相共鸣,从而产生实际的心灵触动。

  政府充分调动整合了社会众多的资源,促进了他们共同为社会的良好发展贡献力量。

  政府不断完善关于先进典型的评价、宣传及推广机制。

  政府建立适当的保障机制,使得普通群众认识到好人是有好报的,并在实际中愿意践行。政府出台一系列鼓励积极行善的政策措施,使行善者能够得到政府的实际支持。如“慈善双雄”吴锦泉、胡汉生两人就获得了港闸区政府为他们量身定制的“温暖大礼包”。

  五、传统文化的宽容劝善为“南通现象”提供了不断的生发环境

  南通社会的舆论环境整体上对行善是持肯定鼓励态度的,很少有抵制阻止的思想体系或具体行为的出现。南通重视教育,很多孩子自小就接受了严格的高密度的学业培养,人们普遍被规训得严谨细致,不会随便发言指责别人;另外也造就了相当一批高学历人才,他们思想比较开放眼界比较开阔,同时由于所学知识较多也更有自己的判断标准,不会盲从。所以我们看到在不同行业领域都有先进典型出现,彼此侧重表现各不相同,但相互促进相得益彰。

  当然,一个人是否做善事争当先进,并不与个人的道德认知是否全面完善有着必然的联系,我们看到即或是受教育很少的人也能发自内心地去帮扶别人,如吴锦泉老人、胡汉生老人,但如果一个人有更多的知识积累的话,他积善行善的思想和行为也就更加自觉和有针对性。

  (南通大学刘光顺)